从《哪吒之魔童降世》看为人父母的养育
2019/8/10

从《哪吒之魔童降世》看为人父母的养育

 

作者丨王紫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天地孕育出一颗能量巨大的混元珠,元始天尊将混元珠炼成灵珠和魔丸,灵珠将会投胎为人,助周伐纣可堪大用;而魔丸则会诞出魔王,为祸人间。原始天尊启动了天劫咒语,三年后天雷将会降临,摧毁魔丸。太乙受命将灵珠托生于陈塘关李靖家里的儿子哪吒身上。然而在等待哪吒出生的时候阴差阳错,灵珠和魔丸被掉包。本应该是灵珠英雄的哪吒却成了一个混世魔王。

 

哪吒一出生就背负着一个魔丸妖孽的名字,处处被众人嫌弃和误解,在父母倾力保护下,哪吒长到了三岁,三岁生日的那天,也是天劫到来的时候,父亲为了让哪吒高兴请来了所有的村民为他庆生。却在最后一刻哪吒知道了自己命运的传说,那一刻,他被愤怒、羞耻激怒了,暴怒之下想要毁灭整个世界。在最终找回了乾坤圈之后遏制了魔性,找回了理性,在“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呐喊和敖丙、太乙的助力下,承受天雷后肉身死去而留下魂魄,以莲花还魂而活。影片的最后,以哪吒:“我哪吒的命就是不认命!”的高呼而结束。

 

影片一反常识,和传统文化中关于哪吒的传说大有不同。观影中很多次的被感动到落泪,体会着剧中角色内心善恶的纠结挣扎,魔性与灵性的融合转化。然而,作为一个儿童青少年心理工作者更多的是感动于哪吒父母对于儿子的温情养育。

 

小魔头哪吒有一个足够好的妈妈,有一对理想的父母。影片以非常生动、细腻、具有象征性隐喻的画面,呈现了亲子关系中的重要时刻。

 

画面之一:哪吒出生,魔头降世,犯错的太乙无奈痛下杀手,危急时刻娘紧紧的护在儿子身前,替他挡住了摧毁性的一击。面对当头而来的攻击,哪吒充满了愤怒,报之以狠狠的反击,攻击的对象是妈妈——婴儿的第一个攻击对象是妈妈。哪吒的娘,手被咬的流血却紧紧抱着他说:“别怕,有娘在”,画面中龇牙咧嘴的哪吒从对抗和攻击转为平静,因为被安抚开始哭出来。而这个时候,作为父亲的李靖就站在母子身后。这是一个隐喻,当一个婴儿从温暖又衣食无忧的子宫里出生,面对这个冰冷的世界会觉得充满了威胁,内心里充满了恐惧和不安,这让他对世界充满了原始的愤怒和攻击。如果妈妈能及时的回应给他温暖的照顾,会让小婴儿和这个世界建立安全信任的关系。而父亲则是母子身处的世界。

 

画面之二:忙着降妖除魔的妈妈,在工作之余来看儿子,当哪吒生气的抱怨妈妈陪他时间少,妈妈宁可被顽劣无比的哪吒伤害,也要陪他踢毽子到尽兴。这是另一个隐喻,当孩子渐渐长大,妈妈并不需要每时每刻陪在孩子身边,在妈妈不在的空隙孩子会感受到一些挫折,这个挫折会使孩子发展出现实能力,能够整合内心中分裂的客体。

 

客体关系理论家温尼科特曾经提出“足够好的妈妈”这一概念,一个足够好的妈妈是既能给予孩子足够好的照料,又能给予孩子心理发展的空间。无疑,哪吒的娘是“足够好的妈妈”。

 

画面之三:哪吒一心要做一个英雄,却总被看成是妖魔,被村民嫌弃和误解,因为委屈而愤怒的说“他们说我是妖怪,干脆做一个妖怪给他们看看!”,充满了原始怒火的哪吒似乎想要毁灭整个世界,娘在耳边轻轻的说“你想要做个除魔的英雄,但总是被误解,你感到很伤心”的时候,哪吒一下子就被软化了。而身后的父亲告诉他是“灵珠转世”,正是这个善意的谎言推动了儿子要做个除魔英雄的“雄心”,把那些摧毁性的原始力量导向了建设性的方向,这成为他后来高声呐喊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心灵脚本。

 

这个隐喻是在说温尼科特曾经提出另一个著名的概念“有用的客体”。每个孩子都需要向父母表达愤怒,当父母没有被孩子的攻击性摧毁和击败,能够容纳孩子的愤怒,在孩子的攻击性风暴面前存活了下来,孩子就不会害怕自己的攻击性和愤怒,不会将攻击转向自己。无疑,哪吒的父母是他“有用的客体”。

 

如果说关于母子关系的那些隐喻充满了温情,那么关于父子关系的隐喻则充满了力量。

 

关于父亲的第一个隐喻是一个空间。是母子可以游戏于其中的空间,也是孩子更广阔的天地,是孩子走向社会的第一站。剧中的父亲李靖随时站在母子身后,像山一样让他们依靠。他拒绝了村民要他杀死儿子的的请求,为了儿子他去寻找破解天劫的办法,为了儿子他可以去恳请村民来赴宴,为了安慰儿子告诉他是“灵珠转世”,为了儿子偷偷决定一命抵一命。——他为母子制造了安全的存在空间。

 

关于父亲的第二个隐喻是教化与规则。当哪吒魔性大发,父亲说“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要去修磨习性。” 最终,充满戾气的小魔头哪吒可以掌控自己的魔性,在暴怒的情绪下保有理智。父亲的担当也是一个孩子的榜样,当天雷来临的时候哪吒为了不让父亲替他应劫,把替换的符咒销毁,自己去承担自己的命运。

 

 

 

影片的最后在哪吒的“我哪吒的命就是不认命”的呐喊中结束。——因为有足够的爱和温暖,所以可以大胆的面对这个世界,可以走的足够远。

 

一个孩子因为被爱,而爱自己爱父母,发展出人格结构中作为道德力量的超我。因担心伤害父母而可以掌控自己的攻击性, 把攻击性导向更有建设性的方向,这即是从魔性到灵性的转化,亦是内心中善与恶的斗争,好与坏的整合过程。

 

为人父母者,或许可以从哪吒的父母身上找到破解教育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