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童”哪吒的VIP卡
2019/8/27

 “魔童”哪吒的VIP卡

 

作者丨张艳

 

在系统式家庭治疗中,家谱图是常用的工具,人们生活的环境、遇到的重要客体还会让他置身在不同的系统之中。心理学家(Herwig_Lempp,2004)建议用一张“VIP卡”作为社会工作的工具,可以在更大的系统中去看一个人。

 

魔童版哪吒大火,此小吒和父母,和师父太乙,和陈塘关百姓,和邻居龙族,和天道,和导演饺子组成了不同的系统,这些系统或大或小或独立或勾联一同构成了独特的烟熏妆揣裤腰外表不份儿内心渴望被接纳的二次元时代哪吒。我想试着透过系统的视角说说小吒VIP里的那些人那些事。

 

 家庭 

 

家庭结构简单,没有多世代关系,也隐去了金吒、木吒,可以被任性地唤做“吒儿”。母上大人柔中带刚,既能在宝宝面临威胁时给以温柔一笑,也能用一身英武之气陪宝宝尽情玩耍。魔丸降世时给了他美好善意的镜映,灾难现场接得住他超强火力的临门一脚,有能力鼓励吒儿“敞开了玩儿”;老父亲更是刚柔并济,刚性能托得住百姓妻儿,柔软能为了儿子以命换命,既有原则又有担当。

 

不过,从系统的视角看,小吒的问题虽非父母造成,但父母的养育方式的某些方面却维持了他的问题。哪吒临难时说自己最遗憾的是还没和父亲踢过毽子,在拯救小吒的过程中父亲更多地向外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却忽略了与吒儿的朝夕相处,以至于申公豹轻而易举让小吒相信父亲就是为了官位让他在“江山社稷图”里待到死。也由于结界的收缩激发小吒更大的向外探索的欲望,使得吃瓜群众对小吒的偏见不断升级。但总体来看,这对“足够好”的父母已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

 

 老师 

 

太乙真人是个接地气儿的老师,确切地说接学生气儿的老师。他不完美,一点也不。但他的不完美恰好配小吒的魔性。

 

我是职业学校的老师,我们教的娃的状况与哪吒颇有几分相似:在不了解的人的偏见中,他们因中考成绩差而什么都不行,整天用不着边儿的叛逆捍卫自己可怜的自尊。

 

刚工作时,当班主任,使出浑身解数想让学生变得更优秀,可学生却说我高不可攀,师生关系一塌糊涂。过了几年,接手了一个纯男生班,第一天进教室正赶上这帮混小子结伙去找教育处主任算帐,我走到教室后面随手拎了把扫帚,他们笑了,“算了吧,你一女的……”化干戈为玉帛有时候就看你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

 

这个有点儿二的太乙,是哪吒最好的陪伴者。他幽默风趣,不会用强制的手段逼学生,甚至收服混元珠时也是一句不靠谱的川普“到叔叔这里来”;他知道见识比知识更重要,所以带学生第一件事儿就是“让你娃开开眼”,畅游“江山社稷图”让一直被关在结界里的小吒对大千世界充满好奇,在这种状态下,学习变成了好玩儿的事;他了解弟子的心性和能力,教本领点到即止,自己去悟;他懂得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能够大变活人时,他开心,被捉弄得全身毒泡也泰然处之,容器够大,抱特性够好,无论怎样被虐,初心始终不变。因为他的初心很简单,就是“回去看看还能为娃做些什么”。他的教育的出发点就是和娃的父母联手让娃改变魔性,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在“江山社稷图”里他用虚拟的操作帮哪吒完成心智化的过程,进行社会化的训练,并使魔丸的生命赋予了新的意义,“江山社稷图”安全如咨询室,小吒在这里可以尽情绽放,可以有机会重新建构自己的人格。

 

在徒儿面临天劫的危难时刻,舍三花聚顶,废百年道行而不悔,这个老师当得纯粹。

 

相比之下邻居家的老师申公豹,功利性太强,试图借学生上位,他的初心不在培养学生而在成就自己,境界之高下,决定了学生的未来。

 

 社区 

 

陈塘关的吃瓜群众无疑也是哪吒VIP卡中的一个重要维度。小吒降世时的一点点火力便让他们认定了他是妖怪,这种偏见并不因为小吒戴了乾坤圈、不因为小吒在父母的全纳养育下渐趋平和而有任何的改变,根深蒂固、坚不可催。弗洛伊德认为,偏见是一种人类倾向于投射的功能,具有将他人视为有敌意和侵犯品质的人往往暴露了他自己的敌视和侵犯品质。除魔小团伙分明证实了这一点,他们身上的魔性透过“除魔”得以展现,让小吒的身心在第一次外逃找朋友时就受到了重创,他们一心要置魔丸于死地的魔性远远超过了魔丸本丸。

 

不过,系统中总会出现例外。那个例外便是初来世间尚不知偏见为何物的小女孩。她天真地招呼小吒踢毽子,坐在夕阳下的海滩边见证灵珠和魔丸和谐相处的唯美瞬间,小女孩的力量很微弱,微弱到没有话语权,“小哥哥,打妖怪,呯呯呯”没有人相信。但我相信小女孩的善意的、没有分别、没有偏见的种子种在了小吒的心里,虽微弱却是他身处黑暗时的一束光,是助他能有意识地控制自己魔性的一小股力量。

 

 朋友 

 

敖丙出现在海边时,身边观影的小女生惊声尖叫,太帅了!白衫洒逸、清秀俊朗,眉宇间还挂着一丝忧郁。敖丙和小吒这对朋友有些特别,他们不仅是对方唯一的朋友,而且本是同根生,混沌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炼丹炉中千锤百炼分出一个善的你和一个恶的我,从此进入不同的系统,开启不同的人生。魔丸虽遇世人偏见却有足够好的父母,灵珠天赋异禀却成为家族的派遣者,被家族使命负累。龙族把最坚硬的鳞片给予敖丙,既是对他的保护,也是在他和本心之间,在家族私欲和人间大善之间隔起的厚厚的壁垒。

 

小吒在敖丙面前,是用完“沙子里面进眼睛了”的防御之后又可以坦然讲出内心真感受的朋友,是海边落日余晖里尽情玩耍交换信物的小伙伴,是面对天劫可以联手作战的生死同盟,是小吒生命的另一半。

 

友情的力量在这一版本中被强化,可以超越家族的束缚,我想这也许是80年代独生子女导演独有的视角。

 

 精灵 

 

小猪猪是个重要的角色,不仅仅因为它是太乙的坐骑和哪吒的风火轮,更重要的是他常常帮助小吒拨开迷雾看到真相。在“江山社稷图”中他帮小吒看到自己在伏魔的同时也伤及了无辜,小吒魔性大开后他帮小吒看到父亲从小云云那里为了他以命换命。小猪猪似乎就是那个“觉”的外化。我们通是在“迷”的状态里的,系统式家庭治疗中有句经典的话叫“理解原本是沟通中的一个特例,误解才是常见的情况”,申公豹的几句话,小吒就认为父亲是为了自己的官位,要把他“关到死为止”,如果不是小猪猪帮他看到真相,误解会伴随他直到被天雷毁灭。现实中我们是不会幸运到有这种外挂的,只有勤拂拭,细觉知以期让内心变得更为澄澈。

 

 天道 

 

道生万物,道于万事万物中,又以百态存于自然。哪吒的源起是混元珠,能量巨大,善恶同体。关于人性本善还是本恶几千年来中西方学者争论不休,最早一届大专辩论赛决赛的辩题便是《人性本善(本恶)》,至今还记得其中的精彩辩词“人之所以成为宇宙之精华、万物之灵长,并不因为他白璧无瑕,完美无缺,而在于能有认识自己的勇气,承认人性本恶;人有判断是非的理性,能够扬善弃恶。”混沌之初本无所谓善恶的,他们没有边界混杂在一起,元始天尊硬要提炼出灵珠与魔丸,结果实力打脸。事实上纯粹的善与恶是不大可能独立存在的,纯粹的灵珠被恶利用,纯粹的魔丸被善转化,最终善与恶边界清晰地融为一体才有可能成为一种强大的建设性的力量。

 

小时候,我也曾是小魔童一枚,5岁时在外婆家骂得邻居老太太不愿出门,躲在小树林里专门吓唬过路的小朋友。多年的教化让我把自己恶的部分深深隐藏起来,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好学生,一个好公民,一个好老师。我怎么会恶,我怎么能恶?然而那些忌妒、贪婪、偏见等等恶习始终都在,我不允许它们出来反而引起我内心更大的冲突。我们要学会的是看到那个恶,知道那个恶的存在又不让它为所欲为,就像哪吒的乾坤圈可以是项间的束缚,也可以是手腕间掌控自己善恶力量的工具,“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若能如此,便是一个理想的状态。

 

 饺子 

 

导演饺子和魔童哪吒也是一个系统,他们穿越千年相遇。特别喜欢《三体》里的那首小诗:“我看到了我的爱恋,我飞向她的身边,我捧出给她的礼物,那是一小块凝固的时间……”如果时间真的可以被涂抹,饺子遇上哪吒时捧出的礼物便是这个丑得可爱,魔性十足的颠覆版的哪吒。那是饺子的投射,也是时代的投射。这是一个允许改释的时代,是一个包容的时代,饺子可以坚持自己的梦想,哪吒就可以做主自己的命运

 

每个人都不可能脱离开关系独立的存在,就像一个人不可能把自己抱起来,身边的重要客体都是我们VIP卡中的一员,他们或多或少地影响着我们的命运,也许你没有理想的父母,却在咨询室里被“理想的父母对待”;也许你懵懂顽劣,却遇到了懂你愿意为你付出的老师;也许你被很多人排斥但就有那么一个朋友愿意无条件陪伴……

 

不管怎样,有空时坐下来,看一看自己手中的VIP卡,那里有你的资源,有人生更多的可能性。不过,VIP卡中重多的资源还要看你如何利用,用于助人济世则为善举,用于自我中心则为限制,用于损人利己则为作恶。决定善恶的,不是VIP卡,而是出牌的人,至于你把这一副牌打成什么样,可以自己说了算!